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流年

閑坐在家當“煮婦”已有近兩年了,什麼都想過,卻什麼也沒去做。可時光啊,並不會因為我的不作為而停止不前,它隨著兒子的上學、放假、放假、上學一週一周地過,一個學期一個學期地過,就這麼一眨眼,竟過去了這麼多時日,不由地感歎時光如流水啊!
  
  如何來計算接下來這三個月的長短呢?是90個日日夜夜?還是13個星期?或是2160個小時?似乎總沒能找到更貼切內心的一種計算方法。或者,根本無需我等凡人的計算,它就只是三個月的長短。
  
  夜,靜得只能聽到你的呼吸。回望過去,再想想即將獨自去向遠方,有種惴惴不安深深地折磨著我這個無眠的女人。用腿踢了踢已熟睡的你,試探性地問聲:三個月,到底有多長呢?你半夢半醒卻又不假思索,就象早就準備好了來與我回答:三個月,一個季度!你說長不長?答案似乎就在你的話音落後,輕輕將我攬入懷的那種不舍中一目了然。是啊,一年才四個季度,而我這一別竟用去了四分之一!
  
  席慕蓉在她的詩中寫道:“……如果能在開滿了梔子花的山坡上與你相遇,如果能深深地愛過一次再別離,那麼再長久的一生,不也就只是,就只是回首時那短短的一瞬!”原來,有些時間是真的不可用數字來計算的;原來,有些時間的長短就在於對對方的思念有多深;原來,還有些沒意義的時間再長也是虛無;原來,只要是曾經深愛過的那一瞬就真的是一生!
  
  林夕不愧是歌詞天才:懂事之前,情動以後,長不過一天,留不住,算不出,流年……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