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文革中的思考

對於文人作家,如果看了張賢亮的人生經歷,無疑將是一次有力的鼓舞,作家文人,特別是在這個文學被邊緣化的時代,給還在從事文學創作的人是一次換血,一顆鎮靜劑,穩住了那顆浮躁和喧囂的心。
  現在,對於文革的認識,是一股強烈的衝動,那個苦難的年代,磨練了一批優秀的人才,改革開放後,每個人都重新站了起來,比以前創造了更大的奇跡,走出了更加豐富和精彩的人生。開放,磨難,對於他們,作用都是很重的,現在雖然不能不能真正體會那個時代的痛苦和人生,但作為這個競爭激烈的一代,也能給我們提供慰藉,補充精神的能量和動力。
  1957年到1979年,中間二十二年的生活,也許只有他知道是怎樣熬過來的,作家的心裏裝的都是生活在水深火熱的人民,一種博大的愛的情懷,然而,在那個年代,一個人能做什麼?下放在偏僻的一個農場,吃得差,每天十二個小時以上的活兒,所謂改造,是用肉體的受難能改變得了的嗎?一個人的肉體只是他的精神的物質載體,精神不倒,即使肉體毀滅也不能動搖。
  農場,張老學會了堅忍,在那個時代,你能做什麼?除了忍耐,希望的曙光總會出現的地平線上,千千萬萬人倒下了,千千萬萬人淌過來了,如果這是一次文化的長征,遭受一開始的戰略失誤,然而能夠挺過來的人就是骨幹,是脊樑,是精英,能淌過來就是一次轉變啊,經受苦難的人,總會在下一刻接受幸福的陽光,因為有了人性的光輝,堅守的力量。
  文革在1976年終於結束了,錯誤終究被發現,全國開展了轟轟烈烈的撥亂反正,多年備受壓抑的人,結束了牢籠的生活,走出了農村山川,回到了自己的家,回到了以前的崗位,知識份子的力量也逐漸被重視,他們的力量的表現,如潮水般襲來,張老也走進了自己的文學天地,專業的創作。文革是一次歷史的機遇嗎?或許,沒有文革,或許還會在某個小山村守望著,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,因為,腳下有多少人躺著,他們不能忘卻。
  張老後來擔任了寧夏的文聯主席,發表的小說,散文,都深深的感動了很多人,還被翻譯成三十幾種文字發行到國外,對於一個作家,這是一個很偉大的成功,但對於人生有所堅持,有所操守的人來說。在心底,也許波瀾不驚,平常人的無限大,成了他的無限小。從改革開放到實行市場經濟,張老一直緊跟著時代的步伐,勇敢的從一邊為文,也邁出了經商的第一步,經營著一個影視城--鎮北堡,這個地方,原來只是明清時期的兩座荒廢的城樓,張老年輕時的一個偶然機會,讓他很難忘記,連片的大漠,黃沙滾滾,蒼涼背後是一股堅韌的力量,深深吸引著他,以至,時隔幾十年都不能忘記,最後把生命的歸宿也安置在了這裏。那個書齋。思想的書齋。
  張老現在擔任影視城的董事長,但從沒有放棄寫作,佛家有一句話“動身,不動心”,作為一個作家文人,不時註定天生只能清苦,還有家,需要關懷,小家不管,何以關心大家。張老的影視城養活了幾萬人,這就是知識份子對社會的另一種貢獻,張老寫過一邊小說《文人的另一種活法》,在市場經濟的社會中,定位好自己的位置,安頓好自己的心,這是一種小智慧,然而,無數的小智慧加起來就能凝成一股大智慧。那些為傳承中華民族的文化精神的大智慧,如果不能在這個時代產生巨匠,那麼就讓人在生活中彌補吧。生活是一部活生生的歷史,哲學史。
  其中蘊含的智慧,是潺潺小溪,而不是江河咆哮。也能匯成智慧的海洋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