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笑傲人生

年輕人的字典裏沒有輸字。
  ——題記
  九月,我像包裹一樣地被無情的火車拉到了一個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——曲阜。在我踏進曲園的那一刻起,我奮鬥的腳步就已開始奔跑,在奔跑中,從來不曾服輸過。
  走進文學院,走進中文劇社,又是一個挑戰。迎新晚會早已成了文學院的必備課。九月底,各組織就已經張羅“上課”的準備。不知是偶然,還是幸運。一個不出色的我被選中,出演小品《狙擊手》中的一個角色。作為愛好表演和有舞臺經驗的我,《狙擊手》卻讓我重重地摔了一跤。
  小品《狙擊手》中,最具挑戰的應屬語言和情感。南方的沃土培養了我二十年,二十年不變就是鄉音。作為一個演員,吐字不清,就已是一個失敗,更不用說上臺出演。在標準讀音面前,我絲毫不畏懼,絲毫沒有放棄的思想。我一個字一個字的肯,我邊走邊練,我把讀錯的字當做敵人一樣逐個消滅。終於,我把那些讀錯的字踩在了腳下,永遠永遠。
  《狙擊手》是一個正式的小品,來不得半點馬虎。情感是該劇的重中之重,關係到演出的成功。由於光記臺詞,沒把戲中的情感融進去,我所表現的情感一步步地偏離,甚至偏向了難以挽回的180度。我把一個內心矛盾,糾結式的人物,演成了一個非常嚮往式的人物,我被重重地一擊,卻無力以還。時間的緊迫,《狙擊手》劇組想過換演員,甚至想過退出,這些無疑都是給我的當頭一棒,我遭到了潛在的“威脅”。我的心有說不出的痛,說不清的涼,一顆愉悅的心被撕得七零八碎。
  我想過放棄,但我明白,在這節骨眼上,放棄了,我就完了。大學生活我還怎麼度過,難道不自信要陪我度過四年嗎?不,不,我不能這樣,我要戰勝自己。
  國慶七天是個期限,也是對我的最後通告,七天之後一切難以預料。在這七天,我一遍遍的練習,一遍遍的模仿,一遍遍的錄音改正.......七天之後,我交了一張完美的答案,那一刻我笑了。
  二十六號,文學院的迎新晚會在歡樂的氣氛中拉開了帷幕,《狙擊手》得到了觀眾的認可。在一片片的掌聲中,我讀出來觀眾的心聲——真不錯。是的,我戰勝了自己,我永不服輸。
  前行的腳步,還在繼續,年輕的我,會揚起不服輸的風帆,前進前進,笑著告訴世界“我行的”。
返回列表